当前位置:首页> 作文之星>

怀念姥姥

2020-06-09 14:46:07        来源:掌上兰州.兰州晨报

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会被时间摧毁,牵挂是爱最疼的部分。晃动着手腕上姥姥留给我的银镯子,回忆像挂在天上的星星,一闪一闪,瞬间又变成了眼眶里打转的泪花……

记忆中的姥姥留着干练的齐耳短发,穿着碎花衬衫和一条看起来不会脏的灰色麻布裤子。那时的我喜欢让妈妈用花花绿绿的皮筋给我扎头发;喜欢每天早晨挑选一个心爱的布娃娃,抱着去上幼儿园;喜欢吃姥姥坐一个多小时公交车送来的红烧带鱼。在我心中红烧带鱼是姥姥的招牌菜,比那五星级饭店厨师做得可口百倍。后来,姥姥不小心摔坏了腿,从此以轮椅为伴,再也站不起来在厨房里炸带鱼了。此后的日子,每当妈妈做红烧带鱼时,我都会偷偷想念姥姥的味道,忘不掉,也代替不了的味道。

一晃又是几年,生活平平淡淡,我只顾着埋头向前奔跑,并未察觉陪在身边的人一点点放慢了前进的脚步,转身回头再看,姥姥微笑的面庞已是满脸皱纹。

生活的美妙之处就在于,在一个猝不及防的时刻,你突然会被曾经自己视而不见的某些东西打动。八月份的一个夜晚,街头有许多散步的人群,天桥下卖水果的小摊贩生意红火。我从车站下了车,快步走过天桥,穿过一条槐树挡住了光的小路,匆匆跑进了医院的住院部。上电梯,下电梯,左拐,再右拐,走廊尽头的倒数第二间房门半掩着。我悄悄探头进去,看不见姥姥的面庞,只看见一堆闪烁着红绿光的机器围在姥姥的身边。看到这样的场景,只那一瞬间,突然就不快乐了。我轻轻走到姥姥身边,姥姥眼睛半闭着,努力吸着氧气,我愣愣地看着姥姥单薄的身体起起伏伏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妈妈贴在姥姥的耳边告诉她我的到来。我多么希望姥姥还像以前每次去看她时一样,拉住我的手,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一番后就说:“好好好,娃娃看我来了,高兴,姥姥给你留好吃的了。”而这一次我真的好失望,姥姥用力睁开了眼睛,看了我半天才说:“好好好,娃娃来看我了,姥姥生病了,娃娃赶紧回家写作业,别耽误了功课。”这几句话姥姥说得很吃力,随后便又使劲吸着氧气,眼神也变得越来越灰暗。

第二天早上去学校,一切都和往常一样,一样的教室,一样的课桌,一样的同学,唯一不一样的是我的眼泪不争气地一直往下掉。到了晚上放学,我好像被人打了麻药,感受不到疼痛,更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,像是失重的灵魂,拖着不属于自己的躯体走回了家中。一回家便拿起电话打给妈妈,询问姥姥的情况。电话响了两声,妈妈的声音便传了过来:“妈妈没有妈妈了……”

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是因为不得不来,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,是因为不得不走。我一路坐车回到老家,老家的大院已经挤满了人,妈妈说姥姥喜欢热闹。我从人群中挤过去,跑进堂屋的一瞬间,眼泪再也忍不住了……

你若问我思念有多重?我说:不重,像一座秋山的落叶,像漫天吹过的飞絮。夜幕四黑,黑暗吞噬了一切。姥姥我想你了,你在想我吗?

兰州五中高二二班   徐子婷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