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作文之星>

随想

2020-07-13 08:43:09        来源:

日日重复同样的事,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。若能避开狂喜,自然也不会有悲痛来袭。那些我们以为发生过的事,其实从来都没有发生过。那些我们曾以为惨烈的青春,那些我们曾以为黑暗的岁月,那些久远的事情,我们都可以心平气和地对待了。那样漫长的时光,像是穿越了无数个世纪。我们就这样离散在岁月的风里,回过头去,寻不到踪迹。

那时候我还是个懵懂的女孩,背着书包,看着父母远去的背影,在每个泪水打湿枕头的夜里被噩梦惊醒,我闯天闯地闯来这片新世界,可他们说“你不行,你也许只是个花瓶”。

这样的话语很多很多,散落在每一尺每一寸的年华中,吸取着年轻的养分,长成了一棵枝叶茂繁的大树,在纯白的纸面投下巨大的阴影,吞噬着童年柔软的心脏,胸腔最黑暗的都是最温暖潮湿的地方。每一次呼吸,每一次心跳都牵扯出若有若无的痛。

内心堆积起越来越多的雨水。闭上眼睛,脸上湿了一片。可是眼泪在脸上停留片刻,就化成冰碴儿,粘在脸上,纵横开阖,从表向里固化、结冰,并扎进皮肤落地生根,生根是生出疼痛的根。

一沓沓试卷否定了没日没夜的努力;一张张稚嫩却又心事重重的脸庞左右着我的情绪;一个个被胶带勒得发紫的手指记录了无声的崩溃;一杯杯浓郁的速溶咖啡撑起了整个童年。这一切像是清晰地拓印在石碑上的墨迹,然后由时间的刻刀雕琢出凹痕,任风雪自由来去,也必定需要漫长的时光才能风化。

流年未亡,夏日已尽。

那些幽静的秘密丛林,千万年地覆盖着层层落叶。落叶流光的珍珠,是我多年前哭红的双目。

十几岁的年纪,匆匆忙忙,慌慌张张,一无所有,已经来到的高二,即将来到的高三,那些曾经在传说中无数次出现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片段,来回地出现在脑海里,轰轰作响。像是梦境里经常出现的那列火车,发出有规律的铁轨撞击声。远处的楼房透出星星点点的灯火,在浓重的黑暗里显得格外的微茫。

人不应该是插在花瓶里供人观赏的静物,而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起舞的韵律。

举目望去,地平线的地方是一片绿色。那些绿色蔓延在地平线上,渲染出一片宁静的色泽,而这一切都是龙卷风来前的平静景象。地上的纸屑纹丝不动,树木静止如同后现代的雕塑。那些平静的海水下面是汹涌的暗流,推波助澜地翻涌着前进。

“我早已不是曾经那个懵懂的女孩,看不见远方,看不见未来,不想再忍受别人的失望,不想再期望,也不想再害怕。不能一直依赖别人给的拥戴,就算风雨覆盖,我也不怕重来。”话语回荡在空荡荡的走廊,如同遗落在山谷间的那些宝石,散发着微微的光芒,照亮黑暗的山谷……


兰州五中高二二班   徐子婷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