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作文之星>

武南之秋

2021-10-11 10:38:26        来源:掌上兰州.兰州晨报

兰州市第五十六中学八年级三班 彭璐

我生于素有“五凉古都”之称的武威,童年时却长于武威东南部的小镇——武南。幼儿园至小学四年的学习生活于此度过,无忧年华亦在此度过,它承载着我的欢声笑语,我的喜怒哀乐。后来转学他地,魂牵梦萦的仍是它的如画四季。武南的一颦一笑皆铭刻心底:春的生机盎然,夏的热烈粗犷,冬的银装素裹,终不及秋日的清爽明净。常是心心念念,“泪湿春衫袖”……

武南的秋天,是从秋风开始的。曹丕《燕歌行》开篇一句“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”,便拉开了秋季的序幕。一立秋,温差立显,早晚凉飕飕的,中午犹如盛夏。天气好的时候还有“秋老虎”一说。秋风透着习习凉意,钻进微敞的窗子,轻抚过脸颊,带来几许凉意,在一个长长的喷嚏后,人们便知晓秋日来临。秋风,不比春风的温柔和煦,不比夏风的慵懒燥热,更不比冬风的寒冷凛冽,只带着丝丝的凉意与寂寥,轻轻悄悄间,渗透心扉。秋风拂过树梢,树下便是满地黄花堆积。片片落叶在秋风中凄美地落下,抛下美丽的弧线,俯下身看,浓绿的色彩还未褪尽,夹杂着褐黄的色彩,清晰的叶脉渐以模糊。微微颓然的状态,失却夏日的激情,索性“拟将身嫁于一生休”了,听天由命。不知它的飘零,是风的追求青睐,还是树的不曾挽留?

秋日的“灵魂”是菊花。设若秋日无它,触眼所及尽是满目萧条,怕无甚趣味了。漫步街心公园,花坛中盛放的菊花便是璀璨所在。花坛中五彩缤纷:乳白色的花清丽脱俗,宛若霓裳仙子,“飘飘乎若遗世独立”如是;赤红色的花沉稳大气,宛若仕女图中端庄娴静的仕女;粉红色的花柔媚动人,宛若婀娜少女,娇艳欲滴;鹅黄色的花古灵精怪,宛若俏皮可爱的精灵;天蓝色的花高洁,宛若空谷幽兰、不染尘世……“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。”秋菊不比丁香香气宜人,却自有它的风骨:它只为自己盛放。月季、丁香、大丽花、芍药、牵牛花……它们固然娇美,可因春、夏季温朗,它们才得以盛放。加上游人如织,不免居以媚俗。可在这般清冷萧瑟的秋日,菊花竟也不畏严寒地开放,可见其傲霜斗寒,清高孤傲了。

次之,便是秋雨。“夜来秋雨后,秋气飒然新”不假。秋雨是“洗涤剂”,一经秋雨,便见碧空如洗;秋雨是“清凉油”,一经秋雨,便觉清朗凉爽;秋雨,是“静心丸”,一经秋雨,原本经受夏日而心浮气躁的人便心平气静……雨中的武南,洗尽铅华喧嚣,满面清爽,似是淡泊名利的隐士,端的是独一份儿的超然物外。更像印象派的画,线条模糊了,眼中尽是朦胧柔美缥缈,少了隐约。

再次之便是秋天的田野风貌。“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”是也。梨树,枣树、苹果树……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赶趟儿似的将成熟的果品挂满树枝,树枝沉沉地下坠,有的熟果从枝头跌落到地上,空气中弥漫着水果的清香。玉米笑弯了腰,黄澄澄的玉米棒子沉沉地垂下脑袋,有的甚至脱去了一半的外衣。大豆成熟了,已近乎黑色,秧伏地,叶落光,熟透的豆荚胖得差点胀破了肚皮……天上一排排大雁阵阵飞过,去南方寻找温暖的冬天,像引路的信使,指引着在羁途奔波的行人踏上归程。

我爱武南的秋天,秋高气爽、云淡风轻、金风送爽、飞雁轻寒、五谷丰登、硕果累累……怎不叫人流连忘返、如痴如醉呢?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