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社会热点>

江歌妈妈:赔偿款会全部捐出去

2022-01-10 15:03:43        来源:奔流新闻

1月10日,女儿江歌遇害1894天后,江秋莲起诉刘暖曦(原名刘鑫)侵犯江歌生命权纠纷案宣判,法院判定刘暖曦侵犯行为成立,赔偿69.6万元。上午9时许,江秋莲缓缓走出法院,她说:“我尊重法院判决,我要去告诉江歌这个结果,妈妈做到了!”

奔流新闻:案件胜诉赔偿款将用于做什么?

江秋莲:我没有能力帮助所有人,我会把所有案件胜诉赔偿款(包括网络侵权案)捐与社会和失学儿童。这是源于江歌曾被我前夫嫌弃是女孩的缘故,这个想法早在几年前即墨区妇联的领导来看望我的时候就说过。我一切的行为处事都源自江歌,源自我爱女儿的一颗心。

最重要的是,爱女江歌被害,我向社会发起求助,各界人士给我无数的帮助和温暖,才使我活了下来,我不愿欠着任何人的债离开这个世界,我要把曾经的求助还与社会。仅此而已!

奔流新闻:为什么想到去开网店?

江秋莲:2020年1月16日,我注册成立了“即墨区左岸之家商店”,开始做电商。在2021年5月15日,爱女江歌被害的第1654天,我发表了一篇文章,告诉大家我在微博上开通了小店,上架商品赚取店家佣金。文章中我特别强调:“请不要因为同情我或者可怜我,就买我小店里的东西,希望您是真正需要才来购买”。我想做一个普通的电商店主,诚信经营,以此养活自己,继续为女儿讨还公道。

我已年过半百,持续不断的伤害,我的身体健康状况已大不如前,各种疾病缠身,母亲年迈,需要我的照顾,而我的身边没有人可以照顾我,在我不舒服的时候,甚至连端一口水喝的人都没有,我要在我还能动的时候筹备足够的钱应对随时来临的疾病折磨。

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我必须在陈世峰2037年从日本服刑结束回国前,筹备到足够的钱打官司,让中国法律制裁杀人凶手陈世峰,为歌儿讨还一个公道。

奔流新闻:你怎么看待网友的各种非议?

江秋莲:今天我想说,网上开店、直播带货已成为一种新型职业。为什么江歌妈妈做电商、直播带货就成了一种耻辱?难道江歌妈妈只有穷困潦倒、食不果腹、衣不遮体才符合某些人心目中江歌妈妈的形象?我想答案是否定的,我只是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电商,仅此而已。

江歌被害前已经在筹备微店,如果没有被害,现在的我,或许在帮江歌打理店铺,或许在帮江歌看孩子、做饭,或许在陪老妈游玩。我根本不需要在半百年纪还要学习电商赚钱,孤独地面对着冰冷的屏幕,笨拙地操作着鼠标与键盘,我更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,支持者也好,反对者也好,你们也许永远不会认识我。

可现在,我女儿花季凋零,我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被迫走上漫漫诉讼之路,被迫适应新的谋生手段。

奔流新闻:你将网店命名为“左岸之家”,有什么寓意吗?

江秋莲:爱女江歌的网名是“左岸”,她向往巴黎塞纳河左岸的文化圣地,期待2022年去游历世界,但是,这个梦想永远无法实现了。所以,我将淘宝店、微店、抖音小店都命名为“左岸之家”,祈愿我的歌儿伴随妈妈生命中的每一分、每一秒、每一步。

这个账号就是我的生活琐碎、我的谋生平台,案件有了判决结果也会在这里告诉大家。我要强调的是,购买我小店里的商品,一定是您真正的需要,请不要因为同情我可怜我而购买。

奔流新闻:对未来,你有什么打算?

江秋莲:很多好心人、包括我的亲朋好友,这些年都劝说我要为自己好好活着。我的老母亲深藏悲痛劝慰我:“你做什么小歌儿也不知道了,你没有对不起她,你要为自己好好地活着。”我不想听这些,我赶走上门劝说的亲友,我固执地拒绝所有人的好意。还有很多网友劝我领养一个孩子,我知道大家是善意,但江歌在我生命中是独一无二的,是我永远的唯一,更是无人可替代的!所以,我无法像爱歌儿一样去爱任何一个孩子,如果只是为了减轻我的痛苦去领养一个孩子,这样岂不是对那个孩子的不公平?同时,我没有能力也没有心情去照顾另一个孩子。

我这么做,不是为了给任何人看的,只为了我应该这么做,我必须这么做,因为我是江歌妈妈!现在,我活着的每一天,都是为歌儿讨还一个公道而努力。赚钱的同时,我会坚持锻炼身体,多读书学习文化知识,增强内心的力量。闲暇之余,把自江歌被害后我遭遇的各种温暖和伤害详细地记录下来,我经历的每个人,好人与坏人、伪善人,还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真相将来都会呈现给社会。

文丨奔流新闻记者 邢剑扬 冯宝强
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