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点赞甘肃>

严文霞:到达武汉的那一刻, 我觉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

2020-03-02 09:06:37        来源:兰州晨报

  严文霞,兰州市安宁区万里医院护士,2月15日她与我省多名医护人员一起踏上了驰援湖北的征途。连日来,她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这一段难忘的人生经历。

  


  2月16日 武汉(江汉) 晴

  今天是我们甘肃省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到达武汉的第一天。下飞机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,我觉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坐着大巴车穿梭在这座城市时,我为自己能够帮助这里而感到骄傲……

  抵达江汉如家宾馆时,武汉人民给了我很大很大的感动,当我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走进宾馆时,站在前台的一位男士赶过来帮忙,我很感动。深深地向他说了声谢谢,他冲着我腼腆地笑了,说我们应该感谢你,感谢你们前来支援,顿时我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,为了武汉,为了同胞,你们值得我们这么付出,加油武汉,加油中国!

  2月17日 武汉(江汉) 晴

  一切平安,环境适应得也很好,早晨8点集合完毕,吃完早饭开始把自己的房间划分为污染区、半污染区和清洁区。在门口放了一次性手套和消毒液,手套是用来代替手消的,开门进来半污染区放着手消、消毒液、棉签、酒精,万福金安浸泡的纱布是用来取护目镜用的,然后进入卫生间洗手出来到清洁区,区间都要换拖鞋。

  下午在医院听专家组张浩军主任讲解新冠的流行病学史、传播途径(接触传播、空气传播、粪便传播、气溶胶)等相关知识,并培训防护服、隔离衣使用时注意事项。

  2月18日 武汉(江汉) 晴

  虽然身在异乡,却感受到了家的温暖,武汉真是一座温暖有情的城市,目前医院周边的超市关门歇业了,一时间买不上生活用品。当我们发愁的时候,武汉支援队向我们伸出援手,送来了收纳箱、盆子、拖把、暖贴、垃圾袋、卫生纸和秋衣秋裤、羽绒服等等……还送上了消毒液、酒精、喷壶,初次到武汉的暖心经历,让我们看到了武汉市江汉区在应对重大疫情时的智慧和能力,更感受到了武汉人民对我们的关爱和热情。

  2月19日 武汉(江汉) 阴

  在这里我们没有“上下级”关系、我们是战友,是伙伴,更是一个团结友爱的“大家庭”。从安排人员、领取物资、打扫病区、确认水电安全、医疗器械使用、组织培训防控知识等,我们心往一处、劲儿往一处,大家不分彼此,谁少了什么在群里喊一声,会有好多人回应:我这有,我给你;我不用,你过来拿。每个人都很热心!

  还记得来武汉的飞机上,全机组人员对我们齐声说:“今天我们送你们去武汉支援,待疫情结束我们一定接你们回家!”是啊,伙伴们,我们一起来的,就要一起回去,谁也不能被落下,我们一定不抛弃不放弃!在这样一个团队里,我非常有信心迎接胜利的曙光!

  


  2月21日 武汉(江汉) 阴

  今天是支援武汉江汉优抚医院的第六天,我们1组6个人在备2线班,因病区100床位目前只收了27个病人,医护人员太多消耗的耗材也较大,省妇幼白静护士长决定分为两批,一批进病区,一批备2线,随时替换,刚上班有点忙,从接班开始就没有停下来,一直不停地帮助老师们穿衣服,搬送东西、扛箱子、打扫卫生、消毒……直到下班才坐下来休息,竟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透了……

  24床住着一位危重93岁高龄老人,前一个班的战友说,大爷已经抢救了好几回,顿时心里一阵阵难受,不知道说啥,有些不舍,大爷是被救护车从福利院转送过来的。此刻,大爷与家人隔离,或许他的儿女远在他乡,此时踏不进武汉这座城。我在心里默默地为他祈祷,祈祷平安,祈祷战胜病魔,我想对他说,大爷别怕,您不是一个人,您并不孤单,有我们112个人照顾呢,在这里我们都是您的亲人,想到这里我望着窗外哽咽了许久……

  


  2月22日 武汉(江汉) 晴

  今晚是夜班(00:00-04:00),刚接上班,就听到大爷去世的噩耗,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如同冬日里一盆冷水向我泼来,我的心当时就凉了, 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,悼念大爷的不幸病逝……

  这是一个被病魔笼罩住的夜晚,我的心情沉重,泪水从眼中夺眶而出。自然灾难人所不愿,既然已经出现,就让我们一起勇敢面对吧!在这里为死者默哀,为病患祈祷,为救援者加油。武汉加油!我们手牵手,心连心,共度难关,共克时艰!

  2月23日 武汉(江汉) 阴

  近期长时间的消毒导致卫生间水龙头生锈漏水,无奈之下打电话请来宾馆专业人员维修。维修大哥工作过程中问我:你是党员吗?我说是的。他说:你不知道很危险吗?你不害怕吗?“说实话,我害怕过,也担心过安全,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去想别的,我是一名护士,是一名党员,担着两个身份,我们在与时间赛跑,与病魔较量,如果我们学医的都不敢站出来,那其他人怎么办?我的前辈们都在最危险的地方,同样他们是父母的儿女,是儿女的父母,是爱人心中的牵挂。他们都不怕,我还怕什么呢!

  大哥听完我的话,再没有说什么,只是向我竖起了大拇指,默默地干起了手里的活。我知道大家都在无声中互相鼓励着,只要我们团结一致,疫情终有一天会被打败。

  2月24日 武汉(江汉) 阴

  傍晚时分大家兴高采烈领着支援队送来的羽绒服,虽然每个人都戴着口罩,但毫不遮挡脸上灿烂的笑容。

  一阵微风拂过,才发现春姑娘迈着轻盈的脚步走来,天气也悄悄地热了起来。傍晚的大街上灯火通明,高层上各式各样的霓虹灯和照明灯不停地闪烁着,照亮了整个天空。

  一寸相思一寸灰,一寸还成千万缕。经历了离别才更懂得这种丝丝缕缕的思念。为武汉加油!为中国加油!用爱发热!愿疫情早日得到根除,愿全国同胞早日脱离这困境,愿身边所有人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。

  2月25日 武汉(江汉) 晴

  感恩生命中遇到每一个善良的人,晚上8点测体温,护目镜比较紧,压得我实在受不了,就想着怎么能调整一下。刚好被我们的患者看到,他急忙就喊,“你不要动,小心被我们传染。”好可爱的一位叔叔,我说“您说得对,谢谢您的提醒。”其实我是在靠近耳朵的位置放置了一个棉签,调整前我已经确认这个动作没有问题。

  病房有个奶奶最近几天情绪波动大,可以看出奶奶有些害怕。“奶奶,您不要怕,我和你们在一起,我们一起努力,早日出院好不好?等您病好了疫情结束了,我们樱花看完再回嘛。”老奶奶笑着说:“你说得对,我这会不心慌了,也不害怕了,我想在武大看樱花跟你们偶遇一下。”这是个充满笑声的夜晚。

  


  2月26日 武汉(江汉) 大雨

  今天是到达武汉的第11天,开完会紧接着晚上和我们一组的两位老师去接班,做好全身防护后我们进入了病区,对每位患者进行了床头交班。

  42床的一位叔叔二次核酸检测阳性,体温38.2,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。我们给他扎了留置针建立了静脉通道,遵医嘱给了液体和持续吸氧。当我再次走进病房准备测血氧饱和及心率时发现,他紧紧地攥着右手,手心里全是汗,颤抖的手夹不上指脉氧……

  我握住他的手,轻轻拍了拍胳膊,告诉叔叔别紧张。他连声说:“好好好”。测完体温交代叔叔液体快完了要及时按压呼叫器,我会过来拔针。当我在其他病房为病人测量体温血氧时,42床的呼叫器响了。我急忙端着治疗盘进来准备封管时,他要求我拔掉留置针,我说接下来每天都有液体,留置针可以减少穿刺次数,减少疼痛。但是他强烈要求我拔掉针,在我跟他聊天时得知,针只要一直扎在身上,他就会觉着这根管子无时无刻提醒着他,被病毒感染了,心里焦虑、紧张、害怕,一直失眠。

  我说,叔叔您一定要保持愉悦的心情,不要胡思乱想,要对自己有信心,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战胜病魔,不要有心理负担,有个好的心态,不论是在生活还是心理上有困难都可以告诉我们,我们大家尽心帮您。我也可以在忙完工作的基础上随时来探望您!他说谢谢你小姑娘,我会配合做好任何治疗,我们一起加油。

  2月27日 武汉(江汉) 小雨

  早晨6点闹钟响后,和平时一样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洗漱,简单地吃了点饼干,赶到一楼大厅。今天跟我一组的老师有5位,集合完毕后我们提前1个多小时来到了优抚医院“呼吸五科”。

  每天早晨病区里最热闹,每个病房都会派一位代表在门口等着发早饭、医生们陆续开始查房、战友们核对医嘱,电话联系检验中心领取标本的声音、键盘上的哒哒声、大家相互打招呼的声音、细碎的脚步声……

  正在办公的我听见有人喊,是我们组唯一的一名男护,顺着声音我来到7号病房,看见一位阿姨因为没有扎上针说我们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创伤。经过一番安抚后,阿姨的情绪也渐渐平缓了。当我准备给阿姨扎针时,看见这双饱经风霜的手因常年累月的操劳,已粗糙得像老松树皮,手掌也磨出了厚厚的茧子。整个手背都是青紫的,握着她的手我大概搓了有七八分钟的样子,终于在靠近虎口的位置摸到了一根弹性不太好的血管,这个时候我也比较紧张,害怕一针扎不上,但是只能硬着头皮扎留置针,当看见回血边送边抽钢针、液体慢慢开始滴的那一刹那,我松了一口气,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,调好滴速、交代好输液中注意的事项后,我看到阿姨布满阴云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。

  


  2月28日 武汉(江汉)小雨

  转眼间来江汉快半个月了,随着不断的磨合,所有的工作都在顺利地进行着。今天比平时早起了半小时,为了强身健体、提高免疫力,省妇幼杨兰副院长提出每天早晨晨跑,由她负责监督。

  大家集合完毕准备去上班,临出门被站杨兰院长抓住问大家早饭吃了没有,吃的什么,我们异口同声回答饼干。她很严肃地把我们赶进了大厅说一人吃一个鸡蛋,不够吃两个,我们在监督下急急忙忙吃完一路小跑来到了医院更衣室。

  穿防护服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,要小心仔细一层一层地穿,穿完要检查衣服密封性、口罩密闭性,眼罩的位置根据自己的情况调节。这个过程很漫长,不能大意、不可马虎,每次要用半个多小时来完成穿戴,确定无误后才能进入病区。

  不到半小时,隐约觉得护目镜带子开始压得头皮疼,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触碰任何部位,只能坚持。交完班我拿着血压计、体温计和指脉氧来到了病房开始挨个测体温、血压、血氧等……

  走到最后一个病房推开门跟我说话的63床的阿姨,看她的样子很紧张,她说:“我们本来是4个人,有个人昨晚转到别的房间去了,她很严重,我们昨晚到现在还没有消毒,我们都没敢睡觉。”听完她的话,我测完体温后找来消毒液浸泡过的拖把把整个病房拖了一遍,插上了空气消毒机。阿姨问我,小姑娘你有没有20岁?穿这么少冷不冷?我说不冷,干起活就热了。

  今天的临时医嘱比较多,47床测空腹血糖15.7,立马报告了医生处理。


  到了下班时间,交完班走进脱衣区开始小心翼翼地一层又一层地脱去身上这层防护,取下护目镜的那一瞬间我的头已经疼麻木了,最后取下口罩的脸上被压得全是一道又一道的印子,鼻子被护目镜压了一个窝……

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了宾馆大门,已经是下午两点一刻。想起今天是我搞卫生,于是我放下手中的袋子,找来盆子接上水准备背上消毒大桶去每个楼层洒水消毒,这时候住在2楼的郑老师看见了过来帮忙。他说:“我来吧,你们姑娘背不动。”真的是感动无处不在,在两人的合作下,消毒工作很快就干完了。

回到房间已经是下午3点,此刻就一个想法,躺床上睡一觉。



文·图丨 掌上兰州·兰州晨报记者 徐静雯
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