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点赞甘肃>

90后庆阳小伙在武汉志愿服务的20天

2020-03-17 15:08:07        来源:兰州晨报

  无数的志愿者前赴后继,逆向而行,在这里,尽己所能发挥着光和热。

  披上战袍时,他们是我们眼中一个个顶天立地的战士;脱下面罩时,他们也是父母眼中被呵护关爱的孩子。

  徐志博,甘肃庆阳镇原县的小伙,疫情暴发后,身处武汉的他,提前退掉回家的车票,隐瞒家人,加入到志愿服务的团队中,连续20天的工作中,亲眼见证了被病毒侵蚀下忙乱而又寂静的武汉,目睹了生死离别,感受了中国奇迹带来的震撼和力量……

  退票留守

  3月14日,记者联系到徐志博时,他已经复工,做网络授课。

  徐志博,1992年出生于甘肃庆阳市镇原县,2011年考入武汉大学电子信息科学专业,2014年转专业到软件工程,2016年本科毕业后去了外地,一年后又返回武汉工作。

  “在武汉生活了7年,对这座城市有着很深的感情,武汉就是我的第二故乡。”徐志博说。

  徐志博的工作单位是上海一家医疗器械设备公司。“今年1月15日之前一直在上海总部进行培训,心心念念想回武汉,然后准备买车票回老家过年。”当他将1月15日返回武汉的消息告诉妈妈时,妈妈让他直接从上海回家,武汉疫情很严重。

  徐志博的母亲是镇原县的一名医生,在院内感染科工作,那段时间一天几次打电话催徐志博回家。1月23日,他买好了回家的机票。但在坐地铁看播放的2003年非典期间的纪录片,才真正觉得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得多。

  徐志博女朋友的父母都是医护人员,一家人原本计划要回湖北十堰老家过年,在1月22日被紧急调配,去支援发热门诊,“她爸爸是心内科主任,却去发热门诊,说明疫情发展的速度之快。”病毒肆虐,武汉一片忙乱。徐志博也慌了,不敢回家,“奶奶年纪大了,妈妈的肺不好,再加上回家要从武汉坐高铁到西安,再从西安坐大巴,万一被感染把病毒带回家,就难以饶恕自己。”于是他退掉了回家的车票。

  志愿服务

  1月23日10时,一座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关闭了对外通道,全市地铁、城市公交、轮渡、长途客运全部停运。80分钟后,鄂州铁路车站关闭。再后来,黄冈、荆州、黄石、恩施、孝感等湖北地市相继封城。

  此时的徐志博坐不住了,要当志愿者,“我先去了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发热门诊,问收不收志愿者,医院护士帮忙联系了院党委,党委婉拒了。然后去了湖北省中医院发热门诊,也被婉拒。”医院里到处是患者,医护人员穿着全套防护装备忙来忙去,护目镜后全是汗水。有一个医护人员看到他时,催促着说:“快出去,没事不要来发热门诊。”

  疫情很严重。在医院当志愿者的事没成,但单位有多台CT、DR医疗设备支援抗疫,需要及时安装,他是网络工程师,非安装人员,作为单位内部的志愿者成功加入到安装组,进入汉口医院协助安装设备。

  当时汉口医院已经是肺炎定点医院,许多人都是从晚上排队,排了一个通宵。门诊大厅的叫号器已经叫到800多号,但还有很多人没排到号。

  “CT设备有两三吨重的机架,还有很多箱小部件都堆放在医院住院楼后门处,只有五个人在安装,需要装上脚轮一点一点推挪进去。”当时医院患者人挤人,肩碰肩,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感染,“只能碰运气了。”此时的徐志博已经将感染的风险置之度外,只希望将设备早点安装完,帮助更多患者。

  徐志博说,“在距离生死最近的地方,目睹了死亡,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戛然而止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根本不知道病毒所带来的创伤有多残酷。”

  寂寞年夜饭

  每天奔波在医院,但晚上下班回去后还要像没事人一样和家里人视频,由家人指导做饭。

  “每天做饭时,我要强撑着笑脸,告诉他们我很好,让他们放心。”善意的谎言,背后更多的是爱。“我必须撒谎,妈妈身为感控的从业者太清楚风险了,家人会因为担心我而寝食难安。”

  自己身处疫情中心,不让家人挂念,但每天也担心家乡。“每天打开疫情通报的页面,先看一看庆阳镇原县——零病例,就会松一口气。”

  知子莫如父。从徐志博的疲态中,父亲再三“逼问”,徐志博才如实告知,他在当志愿者,在医院安装医疗设备。

  除夕的武汉,单调而冷清。在完成一天的安装工作后,精疲力尽的徐志博一个人回到住处,煮了一锅小火锅,打开视频和家人拜年、聊天。

  “这是我第一次、一个人的年夜饭。以前总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在武汉过个年,带着家人去长江边看夜景,能够拉着女朋友的手走街串巷,可终于在武汉过年了,却是自己一个人……”徐志博说。

  见证奇迹

  从1月23日到2月11日,20天时间,徐志博和同事先后辗转在光谷三医院、武汉豹澥卫生院、火神山医院、武汉汉江方舱医院进行CT、DR等医疗器械设备的安装和调试。

  由于是大型设备,运送安装比较困难。“运输时,有些街道两旁有树过不去,我们爬上树,锯掉树枝才让车得以通过;而有些设备由于医院人多,不方便进入,直接从墙外用吊车吊进医院。”徐志博说。

  每天身处疫情中心区,也要学会调节心情,“刚开始很惊恐,后来看多了也平淡了,同事们干活时也会说说笑笑,努力不去想疫情。”徐志博说自己学会了淡定。

  火神山医院的建设速度震惊了世界,从1月23日宣布筹建到竣工交付,一共只花了10天时间,而医疗设备安装也创了一个先河。

  徐志博向记者讲述:2月1日凌晨,当时的火神山医院还在紧锣密鼓施工中,设备进场的时候,道路不通CT机架进不了场,只能用吊车从空中吊进去。在安装机架时,四周的墙都还没有砌好,上方的钢结构电焊电火花四溅,“这也是世界上第一次有大型医疗设备在医院还没竣工的时候进场。”这是调侃也是事实。

  疫情就是命令,为了生命,必须争分夺秒。他们安装医疗设备也仅用了36小时。

  采访结束时,徐志博告诉记者,这20天志愿服务是他人生历程中最为值得骄傲的日子,也会沉淀成一生的财富,激励他前进。

  他还告诉记者,现在武汉已经到处春色盎然,在林荫路上、石板的夹缝里,甚至水泥地的缝隙间,长出了绿油油的青草,春天已然来临……


  掌上兰州·兰州晨报记者 欧阳海杰
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