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头条新闻>

【新春走基层】走康庄道 过幸福年

2021-02-15 14:52:09        来源:甘肃日报

2月12日,农历大年初一,通渭常家河镇福兴德农牧林专业合作社社员开展各类文体活动,表达生活幸福美满的喜悦心情。近年来,常家河镇依托特色种植、文化旅游等产业项目,拓宽增收渠道,使当地群众脱贫致富,过上了好日子。

【新春走基层】

小村变身“桃花源”



在景泰县中泉镇,省道217线旁的黄河石林国际露营地、国家体育冬训基地、大众滑雪场声名鹊起,与国家4A级景区黄河石林连成一道风景靓丽的旅游线路,吸引着众多省内外游客。

离露营地不远,以前默默无闻的红岘台村,搭乘旅游产业的东风,悄然变身为一座引人注目的美丽乡村,以美丽独特的身姿,为这条“大旅游带”镶上一颗宝石。

这里有成片的桃林,有错落的民俗小屋,也有五颜六色的“彩虹滑道”,还有水上趣味“网红桥”,古朴雅致的乡村风格和丰富多彩的娱乐设施在这里结合起来,给游客带来不一样的体验。


“我们村从1992年就开始种植制种玉米,村民的种植结构和收入来源单一,受价格、天气、土地等因素影响比较大。”红岘台村副主任魏建邦说,“要发展就得转思路,这里交通便利,具有相邻黄河石林大景区、国家体育冬训基地的区位优势,村里以人居环境整治项目成果为基础,加快了以单一的订单农业为主向农旅结合融合产业发展的步伐。”

从2019年开始,景泰县整合各类资金1700余万元,在红岘台村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项目,打造“红岘台 桃花谷邸 石林驿站”休闲观光旅游项目。目前,农户借助项目自主发展了采摘园、跑马场、青年旅社、公共厨房、农家乐等。


“这几年,村里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尤其是去年年初,在全市开展的城乡环境专项整治中,村里以往乱建羊圈、乱堆垃圾的情况得到整治,现在变得越来越美丽了。”村民陶正全是村里富余劳动力外出务工的带头人,以前一直在周边农村和黄河石林国际露营地从事基建工作,去年,在实施本村美丽乡村建设时,他和工人们出力最多。

陶正全笑着说:“以前种完玉米,闲着也是闲着,所以发动大家去周边务工创收。现在村里搞建设需要大量人工,在家门口就能挣上钱了。吃住方便,务工务农两不误,建设家园和增收同步,大家干活的时候都非常积极踊跃。”

过年了,陶正全忙着给村里的务工人员发福利,还要去看望一些孤寡老人,这是他多年的坚持和习惯。他说:“现在大家情况都好起来了,就更注意关爱他人,更注意乡风文明建设。观念改变了,赌博等陋习早已经在村里绝迹了。”

张明泰今年66岁,是村里宏亮一品香餐馆的经营者。餐馆从1992年经营至今,凭的是好手艺和“诚信”二字。羊羔肉、羊杂汤、酸烂肉是张明泰的拿手菜,曾获全县地方小吃第一名。

发展乡村旅游,老张的餐馆自然成为一张重要的“名片”,他认真地说:“能提高村里的知名度,让更多的人到这里来旅游,我一定要贡献自己的力量,给村里争光。”

张明泰为游客准备饭菜。

近年来,红岘台村把乡风文明作为乡村振兴的核心和灵魂,将乡风文明建设作为经常性工作,加强对村民的教育引导,大力开展文明创建活动,形成良好的村风乡风。

张明泰说:“人一定要有诚信,要干一行爱一行,尤其是经营餐饮的,饭菜质量一定要过关。村里要搞乡村旅游,就得讲诚信,让游客来得放心、吃得安心、玩得舒心。”


【新春走基层】

“村官小树”带货记



“村官小树”是谁?渭源县很多人都知道。

这位担任会川镇新城村党支部副书记的大学生村干部赵树鸿,因为喜欢拍摄身边故事,一年多时间,便成为各网络平台小有名气的主播,网名就叫“村官小树”。

今年刚开年,“村官小树”赵树鸿一下子忙了很多,因为他开始直播带货了,拍视频、销售、发货,每天忙得不亦乐乎。自从2020年3月加入“今日头条快乐三农”团队,经过近一年的精心运营,赵树鸿的粉丝在今日头条视频号有2万多人,抖音号有24万多人,拍摄的每条视频都屡获点赞。

为了进一步实现帮助家乡群众网络卖货的愿望,今年初,赵树鸿便在自己的平台上销售起渭源土特产:黄芪、当归、党参、金丝皇菊……应有尽有。在他的带动下,仅仅三周时间,渭源土特产交易量已经达到4500多单,销售额达到20多万元。

“我们‘今日头条快乐三农’团队培育当地作者达到1000多人,目前上线的平台已经有8个。”赵树鸿说,“经过一年的孵化,这8个平台全网曝光量已经达到了21.8亿次,而且全都已经进入正式带货阶段,平均每天销售量有700多单。”

赵树鸿希望通过他和团队的努力,将渭源农副产品推广得更远。

赵树鸿和乡亲交谈,了解中药材情况。


【新春走基层】

藏乡有了“金饭碗”



天祝藏族自治县赛拉隆乡是一个纯牧业乡镇。藏历新年来临之际,记者走进赛拉隆乡吐鲁沟村藏家院落,和牧民朋友共话新春。

“牧羊人家”农家院,是藏族群众马雀吧2017年开办的。走进院子,处处洋溢着藏风藏韵。

马雀吧告诉记者,2017年以前,自己家庭收入主要依靠养殖业。“最多的时候养了300多只羊,后来看到周围乡亲通过乡村旅游赚了钱,我卖了一半羊,开办了这个农家院。”

从放羊到“掌勺”,马雀吧交足了“学费”。

最初,马雀吧的农家院规模小、设施陈旧,无法吸引游客。据马雀吧的爱人王领兄回忆,刚开业时自家农家院客流量不及别人家的一半。

在马雀吧看来,发展旅游业的“卡脖子”难题,一个是饭菜质量,另一个是环境。

2019年夏天,趁着技能培训的政策东风,王领兄在武威市培训了一个多月厨艺。学成回来后,农产品附加值得到大幅度提高。

马雀吧给记者算了一笔账——搞养殖时,一只羊能卖1000元;开办农家院,一只羊做成各种菜肴后,价格提升了一倍。

2020年,马雀吧又在当地党委政府的帮助协调下贷款13万元,用于农家院基础设施升级改造。“过完年我准备把大房子隔成标准间,把住宿也带起来。”对于未来的发展,马雀吧充满自信。

距离马雀吧家不到200米,马南岁家的房子崭新醒目。

这里,是梅朵格桑农家院,也是赛拉隆乡最早的农家院,迄今已经营业22年。

马南岁的爱人安多菊热情好客,见到家里来人,她开心地端上自家做的油馃子和酥油茶。

“年货办得怎么样了?”

“都在柜子里,我拿来你看。”安多菊打开厨房里的柜子,一件一件拿出来让记者看。烟酒糖茶零食干果,不一会儿,年货就堆了满满一案板。

说话间,她又打开冰柜,向记者展示家里过年准备的牛羊肉。

作为乡里发展旅游业最早的人家,安多菊家每年旅游收入超过20万元。

坐在沙发上,安多菊说,对于常年生活在草原上的人而言,转变生产生活方式带来的影响是“颠覆性”的。“我每年都要去兰州、武威、甘南学习,从洗碗碟到帮厨,从端菜洗菜到做饭,再到文明礼仪,规范化的服务得到了游客的认同。”

“过去牧羊风餐露宿,现在每天贴一块面膜。”说到面膜,安多菊得意又不好意思地看了丈夫一眼。

新的一年有啥打算?

马南岁说,他打算将屋前一大片草地建设成游客吃饭的“小木屋”,屋后的空地建设成游客住宿的民宿,“打造吃得美味、睡得舒服、玩得开心、看得入迷的农家院落。”

从马南岁家出来,太阳已经西斜。赛拉隆乡党委书记刘晓荣对记者说:“这几年,我们大力引导群众转变发展理念,积极吃‘绿色饭’‘生态饭’,全力打造以藏家餐饮、骑马观光、藏家住宿、短途运输为主的‘一站式’精品服务工程,大力推进牛羊肉、草原散养鸡等土特产品包装销售的‘后备厢’乡土留恋工程,目前吐鲁沟村15户常住户全部从事乡村旅游业。”

数据显示,吐鲁沟村除了开办农家院的群众,7户人家提供骑马观光服务年收入达9万元,6户人家提供景区短途接送服务年收入8万元,土特产品包装销售年收入30余万元,越来越多的藏族群众端上了旅游产业的“金饭碗”。

来源:甘肃日报、新甘肃客户端(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 吕亚龙 陈泳 崔银辉 通讯员 漆曼莉 伏润之)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