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丝路新韵>

看百万亩梯田绝美风光

2020-08-26 12:19:52        来源:掌上兰州.兰州晨报

美丽的梯田不单单属于南方,在中国西北的黄土高原上,也有一片令人神往的梯田。甘肃平凉市的庄浪梯田,地处六盘山麓的庄浪县,位于黄土高原沟壑区,境内山多沟深,水土流失严重,自然环境恶劣。20世纪60年代以来,庄浪人民克服重重困难,修成梯田百万亩,将昔日光秃秃的山岭变成了一个山川秀美的“梯田王国”,创造了“中国梯田第一县”的世界奇迹。庄浪梯田享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、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等诸多殊荣。据最新消息,庄浪梯田将继续申报——世界文化景观遗产、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,庄浪梯田,将继续刷新人类与大自然和谐相处、相辅相成的新境界。

秋季是看梯田的最美季节。苍穹之下,层叠的梯田与古朴的村庄相映成景,随着海拔高低变化,梯田的黄色由浅入深,形态各异。加之庄稼收割后,黄褐色的土地显现出来,闹嚷嚷的梯田开始安静下来,便能看到黄土高原独有的静穆之色。

在定西、陇东、天水的一些山区,最常见的乡村风光就是梯田了,在那些起伏山峦的坡洼、岭脊、沟壑、峁头上,层层叠叠、高低错落的梯田连绵不绝。有人对车窗外的风景一瞥而过,他只在乎目的地,只在乎那些繁华的城市。有些人却愿意停留下来,拿出照相机,摆好画板,将一日三时云霞岚气的聚散,日光下大地阴晴变幻和光影的流动,忠实记录下来。而有人却什么也不做,静静地出神,天风浩荡而来,这些梯田像是音乐家指尖跳跃的琴键,让人的心灵聆听到田园的交响,终年疲惫的心终于彻底放松下来。

陇东陇中黄土沟壑区的梯田,多是在干旱苦焦的地方修筑而成。我们往往关注的是它生产了多少口粮,锁住了多少水土的流失,忘记了梯田不仅仅是生存的载体,也是审美的载体。

八月中旬,我们去往庄浪,驶过南阳镇后,河谷慢慢收束,地势渐渐攀升,先前的川地也变成了梯田,但由于山路曲折多变,田垄地头间刺槐的浓荫不时遮蔽了视线,映入眼帘的梯田造型让人觉得很寻常,不美气。

但到了赵墩,有两座彩绘的凉亭屹立在路边,这自然是观景台了。走到路边四望,视界开阔得出乎预料,脚底下的缓坡遍生着灌木,再往下,可以看到梯田里种植着洋芋,培育着果苗,周边的山峦除了山形隐约可辨外,完全被一道道的折线分割,折线之上又是密密麻麻的顿点,那顿点强烈有力,能感觉到它不是由上而下点就,而是由下而上绘成,这就是生命的力量吧。

特别是那居于山坳间的山村,与梯田环境相辉映,并与大自然融为一体,无不体现出人类与大自然的和谐之美,给人一种“人间仙境,世外桃源”的感觉。

除了黄土的苍黄外,就剩下了绿一种主色调。墨绿、浅绿、嫩绿、暗绿、青绿、黄绿、翠绿的浪花泼溅而来,显现出“山顶乔灌戴帽,山湾梯田缠腰,沟台果树围裙,沟底林草穿靴”的水土保持综合治理成果,这可真够形象的!

我们探访的第二个梯田景点是良邑乡的陈家山。

这里的梯田在大地上缓慢地起伏,因为是旱地,少了灵动与清秀,却多了几分苍凉与大气。

站在山顶俯瞰梯田,层层叠叠,顺着坡势蜿蜒而上,那是一幅美丽的画,那是大山最美的雕刻。从山脚到山巅,沟沟岭岭间,成片的梯田依山而建,随山形顺坡逐级筑坎平土,弯弯曲曲,连绵起伏,辗转盘旋,自然流畅,蜿蜒的梯田如同一级级登上蓝天的天梯,壮观之极。

掌上兰州·兰州晨报记者  刘小雷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