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丝路新韵>

金塔胡杨林 赴一场三千年的约定

2021-09-29 10:36:57        来源:掌上兰州.兰州晨报

提起胡杨,你脑中一定会浮现出一曲“生而一千年不死、死而一千年不倒、倒而一千年不朽”的生命赞歌,而金塔县的胡杨林,还能给你带来“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”的视觉享受。

经过春风的吹拂、夏雨的洗礼,在秋露的滋润下,金塔胡杨林便在不知不觉中,由浓绿变为浅黄,继而变成金黄,在9月底至10月中旬迎来“颜值巅峰”。

这个“十一”长假,让我们去金塔胡杨林,赴一场千年之约。

树干如苍龙腾越虬蟠狂舞

胡杨,又称“胡桐”“眼泪树”“异叶杨”,为杨柳科落叶乔木,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种杨树,作为“化石级植物”,以其强大的生命力而闻名,能忍受荒漠中干旱、多变的恶劣气候,对盐碱有极强的忍耐力,素有“大漠英雄树”的美称,人们赞美其为“沙漠的脊梁”。

金塔沙漠胡杨林景区,位于金塔县城西北8公里处,为三北防护林体系的一部分。由胡杨林-金波湖核心游览区、沙枣林观光区、瀚海红柳林保育区、沙漠娱乐体验区和沙漠芦苇迷宫区五个功能区组成,占地面积达8万余亩,景区内分布着西北地区最大的万亩胡杨林,极具观赏价值。

走进胡杨林,扑面而来的是一种生命的气息,会让你感受到一种原始的律动。由于风沙和干旱的影响,很多胡杨树造型奇特,姿态万千,高大粗壮的身躯,或弯曲倒伏,或仰天长啸,或静默无语,或豪气万丈。粗壮的胡杨三个人难以合抱,挺拔的有20余米之高,树干似苍龙腾越、虬蟠狂舞,孤傲于苍穹间,任风沙和雨雪吹打,仍伸张着枝丫,直插天宇,宣示着岁月沧桑和古老的年轮。树皮层层叠加,仿若身披蓑衣的老人,满目沧桑却又精神矍铄,从容淡定。

而到金秋,那胡杨林变身为金色的海洋,每一棵高大的胡杨树冠枝头,淡黄、金黄的叶片闪现,错落有致,色彩缤纷。秋风吹过,金黄的叶片,飘飘洒洒地落到地面,让大地铺上了金色的地毯,辉煌而凝重。阳光下,树上金色的树叶映衬着湛蓝的天空,在风中婆娑起舞,惊艳世间。它们与蔚蓝的天空,飘洒的白云相互辉映,把整个沙海点缀得生气蓬勃,使人仿佛置身于金黄色的世界中,享受大自然赐予的美景。

落日苍茫,晚霞一抹,胡杨由金黄色化为一片褐红,渐渐地融入朦胧的夜色之中。一夜霜降,胡杨林如香山枫叶一样火红,像在熊熊燃烧。

一般来说,幼小的胡杨,叶片狭长而细小,宛如少女的柳叶眉,人们常常把它误认为柳树,较为壮龄的胡杨,叶片又变成卵形或三角形,进入老年期的胡杨,叶片才定型为椭圆形。更为奇妙的是,在金塔胡杨林中,同一棵胡杨树冠的上、下层次,还生长着几种不同形状的叶片,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赞叹。

蓝天碧水黄叶色彩斑斓

除了胡杨,景区内花卉品种繁多,由马鞭草、鼠尾草、百日菊等花卉组成的花海绚烂夺目,漫步其间,呼吸着带有芬芳的甜蜜空气,令人神清气爽。微风拂过,花浪翻滚,整片的花田宛如七彩斑斓的波浪,层层叠叠地上下起伏着,花香四溢,令人陶醉。

金波湖是金塔胡杨林的心脏,是临水胡杨的最佳拍摄地之一。那蓝得让人难以置信的湖面倒映着胡杨高大的身影,多姿的树干,黄色的树叶,都毫不保留地在水中展示出来。小桥流水、碧波荡漾、白鹅嬉戏,若不是周边金黄色的胡杨提醒,会让人误以为来到了江南水乡,很难相信置身于干旱的沙漠腹地。

蓝天、碧水、黄叶……胡杨林用这些元素构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。

胡杨楼位于胡杨林英雄树东侧,是一座仿古式七层瞭望塔,在塔下你可以感受古建筑与大漠胡杨艺术碰撞的魅力,登上胡杨楼,但见胡杨参天、碧水环流,层林尽染,让人流连忘返。登上烽燧瞭望台,胡杨风骨,沙枣清香,红柳婀娜,大漠苍凉,远山绮丽,尽收眼底。

夜晚的烽燧瞭望台上空,繁星点点,美不胜收。

景区内还自然生长着大量的芦苇,沙漠中的芦苇可以长到五六米高,像竹子一样挺拔、坚劲,释放出难以遏制的活力,抖擞着一身的豪气。每到秋季,芦苇便会大面积开花,随风飘荡的芦花,有着一种轻柔的美。

景区内那一望无际的沙漠干净细软、分布错落有致。在这里可以饱览沙漠风光,还有“沙漠冲浪”“滑沙”“沙漠骆驼”等娱乐项目可以体验。

比额济纳旗胡杨林观赏期长

金塔胡杨林有着与额济纳旗胡杨林完全不同的风格,如果用大气广阔来形容额济纳旗胡杨林,那么金塔胡杨林则是秀美宁静的。一汪汪大大小小的水潭穿插在茂密的树林间,婀娜的金色胡杨挺立在水中,一个个水潭树影清丽,微光掩映,人们来到这里就仿佛置身画中一般。

也许是因为有周围其他树木的遮挡,使得金塔胡杨抵御大风的能力更强,树叶是逐渐脱落的,而不像额济纳胡杨林一场大风降温就会把一多半的叶片吹落。因此金塔胡杨林通常会比额济纳旗胡杨林黄得早而退得晚,最佳观赏期更长些。

酒泉金塔第十二届胡杨文化旅游节于9月28日至10月28举行,湛蓝的天空、清澈的湖水、挺拔的胡杨、多彩的红柳、金色的落叶,绚丽的色彩,加上仿古木屋、牛羊、骆驼,足以满足您对秋的定义。

掌上兰州·兰州晨报记者 黄芃


  • 相关新闻